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江苏

旗下栏目: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辽宁 吉林 上海 江苏 浙江

频频踩雷的诺亚财富,这次可能撑不住了!!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3-26
摘要:频频踩雷的诺亚财富,这次可能撑不住了!!

持续了一个月的疫情,正在考验着各行各业的抗危机能力。2月17日,媒体报道称,第三方理财销售巨头诺亚财富集团工会向诺亚全体员工发了一份全员战疫倡议书。倡议书称,在疫情期间(特指2月和3月),公司决定原则上不做主动裁员,同时公司提出倡议,在疫情期间所有员工(含海外),每月有5个工作日无薪休假。

倡议书还提到, 在疫情期间,公司三位董事(汪静波、殷哲、章嘉玉)愿主动将薪资降为零,A+类核心管理层按照60%领取薪酬,A类高管按照70%领取薪酬,海外高管提请无薪休假。

疫情期间,也可以申请留职停薪,待疫情好转后,公司会根据工作的优先次序,逐步安排复工。诺亚财富在倡议书中表示,以上的倡议,是基于抗击新冠疫情的特殊情况,“活着”是企业的最低战略和最高战略。

了解第三方理财市场的应该都知道,诺亚是三方理财销售巨头之一,目前疫情爆发一个月,诺亚提出了“活着”的最高战略口号,并要求员工无薪休假或留职停薪,说明其经营压力很大。财富公司以线下业务为主,目前各地封城、推迟复工等都对其销售业务构成致命打击,无论从资金端还是资产端来说,2020年一季度财富管理公司都将面临“断粮”局面。

诺亚此次宣布员工休假、减薪等措施,无疑是为了压缩运营成本,控制现金流出。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诺亚的财务状况恶化从去年就已经开始。

2019年三季度,实现净收入8.4亿元,同比2018年三季度仅上升0.4%,环比下降3.4%;诺亚运营利润为2.34亿元,同比下跌13.6%;净利润1.92亿元,同比下跌7.8%。2019年三季度,诺亚代销的金融产品规模为130亿元,同比大降53.7%。2019年三季度末,诺亚的理财师数量为1368人,比二季度的1428人减少4.2%;和2018年底的1583人相比减少215人。

诺亚2019年下半年经营业绩的恶化,一方面与经济大环境不佳有关,但更主要的原因是,诺亚财富全资子公司歌斐资产,2019年7月“踩雷”承兴国际(02662.HK),造成投资人潜在损失34亿元。

2019年7月8日晚,诺亚财富(NYSE:NOAH)公告称,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的信贷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人民币。

实际上,这一丑闻曝光前,承兴国际“商界木兰”之称的罗静已经被警方被刑拘。承兴国际股价也暴跌90%。

值得注意的是,罗静融资提供的担保物就是承兴国际6.7亿股股票,按质押时的价格,这部分股票市值约26亿港元。但暴跌之后,这部分股票市值仅剩下6亿港元。承兴国际自2019年7月18日停牌至今,复牌后进一步下跌在所难免。按34亿融资计算,诺亚财富持有的担保物价值不足20%。诺亚的投资人纸面损失超过80%。如何向这批投资人交代,将成为未来几年困扰诺亚的梦魇。

有业内人士曾戏称,过去几年里,诺亚几乎从没有错过中国经济领域的每一次雷响。

2017年3月,辉山乳业陷入百亿债务风波,超过70家债权人被深度套牢,其中诺亚财富全资子公司歌斐资产涉及债权高达5.46亿,目前看回款希望渺茫。除此之外,诺亚财富还代销了3亿元的辉山乳业债券,也基本无法兑付。

2017年,诺亚踩了一个更大的雷:乐视。2017年7月5日,诺亚财富在官网发布声明称,旗下歌斐资产的歌斐创世鑫根并购基金投向乐视23亿元,但担保措施仅为乐视网和贾跃亭个人的回购连带担保。这23亿恐怕彻底打水漂了。

2018年3月,有媒体报道称,诺亚麒凤新三板1号和2号各出50%投给鼎峰和景林投新三板,结果深套亏损,引来投资者们的强烈不满。然而,诺亚高管不仅不同情和安慰投资人,诺亚财富的CEO赵义竟在客户交流小群,公开用肢体语言问候投资者。

2019年11月27日,暴风集团(300431.SZ)发布《主营业务停顿的提示性公告》称,公司存在经审计后2019年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的风险;公司目前资金状况紧张,难以维持正常运转,公司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北京市仲裁委裁决暴风集团向诺亚财富旗下全资子公司歌斐资产支付价款、违约金及其他费用等合计4.7亿元。然而,在暴风集团濒临破产退市的情况下,这笔欠款预计难以追回。

诺亚为何频频踩雷?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及其团队去年曾发表了一篇研究报告。报告指出,自2016下半年起,诺亚财富旗下产品开始出现多起踩雷事件,踩雷产品规模超过50亿元。从踩雷事件的实际情况来看,大多数由于诈骗、伪造、财务造假等因素造成投资本金难以收回,合规体系存在漏洞。

报告认为,以诺亚为代表的很多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以代销业务为主,既难以避免道德风险,又极度依赖新增资产流量,可持续性存疑。

也就是说,第三方研究机构认为,诺亚的模式不具备可持续发展的能力,规模越大,积累风险越大。统计显示,诺亚财富自2015年至2018年的净利润累计才30亿元。如果诺亚要刚性兑付50亿踩雷产品,那么其全部利润回吐也不够。

诺亚财富过去几年都披露了靓丽的业绩表,2016年-2018年其每年净利润都在7亿-8亿元之间,2019年前三个季度,其净利润约7亿元。从其开支看,诺亚财富一个季度的人力和行政开支大约在1亿元左右。此次新冠疫情才一个月,诺亚就喊出了“活着”的凄惨口号,要求员工休无薪假,是真的现金流枯竭,还是在演戏呢?

责任编辑:admin

最火资讯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www.xatyxy.com 西安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2567668414 Power by DeDe58 粤icp备10021497号-9

电脑版 | 移动版